这事儿|庞麦郎走红这七年争议不断:曾渴望回到最初创作时刻

国际
2阅读

庞麦郎。澎湃新闻 资料图

多年以后,曾蹿红网络的草根歌手约瑟翰•庞麦郎(真名庞明涛)再一次受到关注,却是因为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。

3月12日凌晨,庞麦郎经纪人白晓通过庞麦郎个人认证社交账号发布一段视频称,庞麦郎饱受精神分裂症的折磨,目前已经住进精神病医院。白晓同时表示,庞麦郎之后的商务将很难继续。

在过往的媒体报道里,庞麦郎饱受争议。2016年,走红后的庞麦郎在面对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说,“2014年(我的)滑板鞋的时候,是我最理想的状态。”

3月12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结合此前报道,梳理了庞麦郎走红这七年的人生片段。

走红

2014年5月,来自陕西汉中的庞麦郎在虾米音乐网上传了《我的滑板鞋》。

歌曲讲述了一个追梦故事。歌词中,庞麦郎写道,“这是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刻,我要完成我最喜欢的舞蹈,在这美丽的月光下在这美丽的街道上,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不是梦。”

歌曲很快伴随争议走红。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有人曾在采访中评论这首歌曲称,“庞麦郎能感动的就是真诚,因为唱片行业往往就是大众喜欢听什么,我们就满足大众需求。庞麦郎不是,他是发自内心的,‘我想写什么东西,我写出来,你们来适应我’。庞麦郎的有些东西,就是小说。”

关于这首歌和庞麦郎本人更大的争议则来自唱腔、音准、节奏,有人评价“方言浓重,音准不行,节奏错位,根本不是音乐”。

2015年1月,《人物》杂志一篇《惊惶庞麦郎》报道了骤然走红的草根歌手庞麦郎。

在作者鲸书的笔下,庞麦郎自2014年走红的半年时间里,蜗居在上海的小旅馆中躲人,他的经纪公司、父母、老朋友,都在找他。为了躲人,他频繁换手机号,谁也不见。

文中描写了庞麦郎大量生活细节,求交友求陪聊、“床上透明的皮屑、指甲、碎头发和花生皮。一抖,毛发、皮屑泼泼洒洒散在空气里”。文章报道后,庞麦郎被贴上“怪异”、“荒诞”等人物标签。

庞麦郎。澎湃新闻 资料图

澎湃新闻在庞麦郎的个人微博下发现,2014年庞麦郎微博发布的多条内容下,网友骂声一片。有网友用“牲口”、“傻子”等带有侮辱意味的词汇对其进行人身攻击,甚至称庞麦郎的作品是“玷污音乐”,“听到你的声音就想揍你”。

梳理庞麦郎的走红轨迹不难发现,走红之前的庞麦郎在追逐音乐梦想这条路上曾经历过一段艰难时刻。

2016年,澎湃新闻曾刊文报道,庞麦郎在大巴山和秦岭之间的陕西汉中宁强县南沙河乡长大,从高三退学开始创作音乐。“退学是怕耽误我的时间,我想做音乐。”庞麦郎在接受采访时称。

文中描写了庞麦郎2008年的经历,提到他这一年曾断断续续在KTV做服务生,给顾客开话筒、放话筒、开灯、开电视机,一天工作12个小时左右,“饭店服务员、KTV服务员什么的都做过”。

2013年,庞麦郎从陕西汉中离开,来到北京。据《人物》杂志《惊惶庞麦郎》一文报道,当时的庞麦郎已经攒够了十几首歌,2013年9月,庞麦郎熬来了机会,北京华数唱片公司一场选秀活动上,庞麦郎身上的草根气息吸引了华数运营总监嘉霖的注意。最终华数与庞麦郎签下一张6页纸的合同,决定赌一把。

身世之谜与官司纠纷

然而,走红后的庞麦郎被认为对自己的身份和定位含糊不清,无法判断哪些机会对自己更好。

在澎湃新闻2016年的报道中,庞麦郎说,他给自己的家乡汉中起了个名字“加什比科”——一个在字典里也无法查询到的词语。他说原因是,“汉中”无法用英文表达,而叫“加什比科”就方便多了。

在先后几次接触和采访后,庞麦郎向澎湃新闻重新介绍他的经历称:从小就喜欢音乐,在汉中读到高三后辍学创作音乐。除了坚称1990年出生外,他不再坚持自己是台湾人。

除了身世受到争议之外,2015年,庞麦郎还被签约公司北京华数文化传媒公司起诉至法院。

据澎湃新闻2015年9月29日报道,因认为旗下艺人庞麦郎(艺名约瑟翰·庞麦郎)私下演出、接受媒体邀约、拒绝参加公司安排的演艺活动,北京华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将庞麦郎诉至法院,要求继续履行《合约》,索赔60万元。9月29日,北京朝阳法院发布微博称,法院采取多种手段传唤,庞麦郎始终拒绝应诉。

北京朝阳法院承办法官杨阳介绍,案件受理后,法院积极联系庞麦郎本人,电话中,书记员明确告知了庞麦郎华数传媒起诉的情况,庞麦郎在通话时情绪激动,声称华数传媒是骗子,书记员在向其明确阐明诉讼相关权利义务的情况下,庞麦郎在电话中大喊:“我不认识你!”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庞麦郎曾在接受《南都周刊》采访时对自己的作出解释称,“我只授权《我的滑板鞋》做发行,但合同把所有歌曲的版权写在华数公司名下。他拿出合同,拿手里不让我看,就说这里签字,这里按手印,这里写日期。签了字我再拿回去看,后悔了,感觉是骗子。”

三联生活周刊曾报道,在华数与庞麦郎的合同中,演出收益二八分,违约金却要八百万。“相当于签了卖身契给华数打工”,而且庞麦郎当时被安排在北京地下室,住得憋屈,最后没打招呼,走了。

不料这一走,华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将庞麦郎起诉至法庭。由于庞麦郎没应诉,最终被列到失信人名单,不能坐飞机和高铁。

假唱风波

2015年,庞麦郎从大众视野里消失。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中提及,对于这段消失的时光,庞麦郎称自己一直在创作。

庞麦郎想要开大型演唱会的愿望因费用过高而搁浅,他决定从LIVEHOUSE开始演出。2016年1月,庞麦郎在杭州LIVEHOUSE举行“旧金属绝版演唱会”首站演出,却以“假唱”的关键词登上热搜。时任庞麦郎巡演策划者白晓对此解释称,“放原声他也是真唱,很卖力,嘶声力竭地唱”。

首场演唱会举办后,庞麦郎先后在西安、重庆、宁波、珠海、郑州、广州等地演出。白晓介绍,在2016年举行的24场演出里,第一站票房最多,有240多人,西安、重庆两场票房大约200人左右,再往后,平均每场25至50人。

2016年后,庞麦郎的演唱会每年都在进行,但关注度已大不如前。2017年梨视频报道,2017年3月26日晚,庞麦郎在河南安阳举办了个人专场演唱会,台下观众仅有寥寥7人。

多个LIVEHOUSE及演出购票平台披露的信息显示,2018年,庞麦郎先后在深圳、佛山、广州、中山、珠海、厦门等地举行“约瑟翰·庞麦郎2018「真棒」全国巡演”,单场演出票价为80元到100元不等。

2019年5月,庞麦郎和白晓接受自媒体采访时称,“旧金属绝版演唱会”全国巡演一开始票房火爆,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20多万。而2018年的巡演已经“赚不到什么钱了”。白晓表示,后期演出中的各种开销是由他借网络信贷支付的,出现了赔钱的情况。

巡演还在继续。“约瑟翰·庞麦郎「真棒」2019巡演”先后在洛阳、晋城、武汉、铜陵等多个城市举行,售票价格仍为100元左右。2020年,庞麦郎巡演西安站、宁波站、温州站等场次均公布开票信息,但票房无从得知。

购票平台显示,去年庞麦郎还开办了演唱会。

淘宝带货

除了音乐,庞麦郎对歌词中的“滑板鞋”也同样执着。走红6年后,2020年,庞麦郎开始直播带货、卖自己品牌的滑板鞋。

白晓通过庞麦郎的快手账号发布视频称,有一天晚上演出结束,他跟庞麦郎说,他们把滑板鞋做出来吧,当时他很开心。“那是我这些年见过他最真的一次笑容。”白晓说,为了完成我们最后的心愿,他和庞麦郎的疾病赛跑,终于让他看到想象中的那双滑板鞋。

庞麦郎2020年6月9日在微博发文称,他选择了6个码数的鞋,每个码数只做了19双。此后,他多次在微博中宣传淘宝店,并直播带货。

澎湃新闻发现,庞麦郎的淘宝店“sonartime庞麦郎”显示,该店有七百多名粉丝,主要销售滑板鞋,售价分别为498元、977元和1888元签名款。销量并不多。

3月12日,该店客服回复称,店内滑板鞋已于2021年1月1日全网下架,现存极少周边纪念款滑板鞋。该网店“以后也许不会(运营下去)了”。

在庞麦郎淘宝店的购买记录中,有人晒出滑板鞋图片并评论称,看到记者的文章后才在网上搜庞麦郎近况,带给他平凡的触动。“希望以后有机会听到你真正成熟的音乐作品,演出固然重要,但不能盲目。”

庞麦郎今年1月1日发布的微博也显示,他的实体滑板鞋当晚12点就在淘宝店下架,实体滑板鞋的制作和生产经历了很多的波折,历时8个月。“这也是我对2020年的一个交代和对歌曲“我的滑板鞋”的一种实际纪念,若干年后我再回头来看这些鞋子,它将成为我最值得说起的过往;“有了滑板鞋,天黑都不怕”这不仅仅是歌词,也是我对梦想的肯定。”

附:庞麦郎走红时间线

2008年,庞麦郎从家乡来到宁强县,很快去了汉中。在后来的歌词中,他将汉中称为“魅力之都。”

2013年,来到北京。9月,参加华数唱片公司的选秀活动。被公司看中了草根气质,双方签下合同投入百万资金包装《我的滑板鞋》。

2014年,推出《我的滑板鞋》等3首单曲,受到大量关注,被称为“洗脑神曲”。歌曲名列虾米音乐独立音乐人盘点年度十大新人之首;《我的滑板鞋》名列2014年十大洗脑神曲第一。

2014年7月,庞麦郎与北京华数公司毁约。离开北京前往上海。

2015年,唱片公司因亏损将庞麦郎告上法庭,庞麦郎未应诉。

2016年1月,庞麦郎在杭州举行首场以“旧金属”绝版为主题的“回归”演唱会。演唱会被曝假唱,现场粉丝表示十分失望。而后的巡演,观众越来越少。

2020年4月,庞麦郎在直播平台上卖自己品牌的滑板鞋,最便宜的399元,最贵的899元。他称“卖这么贵”是要做有品质的产品。

2021年3月12日,经纪人称庞麦郎已经住进了精神病院,“其实一直患有精神分裂症,以后可能也不能继续从事这一行业了。”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